您的位置:计世网>互联网电商>>行业资讯>>电子商务>盛大游戏前CEO谭群钊重出江湖:从游戏到电商

盛大游戏前CEO谭群钊重出江湖:从游戏到电商

发布时间:2013-05-13 09:20:44 来源: 新浪科技
谭群钊谭群钊

  孟鸿

  去年某个夏日,谭群钊发出了一封辞职信给陈天桥,后者并无多言迅速批准。就这样,在盛大供职十三年,历任盛大总裁、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的盛大创始人及二号人物,如此简单地完成了一次别离。(同年底另一盛大创始人陈大年也选择离开)。

  离职后几个月的时间里,谭群钊的微博和微信上分享最多的,是他陪家人各处游历的照片。年纪尚轻却准备搭上退休专列?并非如此。此间新浪科技与谭群钊两次见面,第一次他说自己还在玩,而第二次他已经做好准备重出江湖。

  从老师到老板

  1996年,四川籍湖北人谭群钊从上海华东科技大学本科毕业,并且顺利通过“挤破头”的竞争,留校成为老师同时准备考研。这段日子里,谭群钊不单从自己的学生中找到未来生活的伴侣,而且为即将到来的事业奠定了基础。

  工作第一年,谭群钊的月薪是400元,一年后涨到800。远不及刚毕业女友的2000元。不过他有另外的赚钱之道:编程。后来谭群钊帮一个台湾老板写程序,一个礼拜就能赚300美元,相当于月薪过万。拿到第一笔美元并找黄牛兑换后,谭群钊心想:发财了。

  作为程序员,谭经常登录华师大老师开办的“大富翁论坛”。当时混在这个BBS的还包括盛大创新院副院长郭忠祥、阿里云OS首席架构师潘爱民、CSDN创办人蒋涛、看雪黑客的创始人等。后来传奇的人马也基本是从这个论坛招募而来。

  更重要的是,在BBS的线下聚会中,谭群钊认识了小自己几岁的陈大年。后来陈大年把谭介绍给他的哥哥陈天桥。1999年,三个人开始了盛大创业。

  一位盛大高管回忆说,当时的分工就是陈天桥负责战略和资本,而陈大年则跟着谭群钊一起负责执行。起步的时候盛大主业是虚拟社区,谭群钊负责其中即时通讯(IM)的部分,类似腾讯QQ。据说当年马化腾也研究过盛大的产品。

  “那时陈总给我每月3000元”,谭群钊回忆说这些钱大多都花在打车上,“每天半夜下班太累了,打车回学校宿舍就得100元”。

  再往后盛大峰回路转遇到网游。彼时谭带领三个游戏开发团队:《传奇世界》、《英雄年代》、《神迹》。《传奇世界》成为盛大的支柱游戏,《英雄年代》团队后来转投巨人成就《征途》,而《神迹》班底则加入腾讯游戏。

  直到现在,盛大内部还有人对此颇为唏嘘。如果这三款游戏最终都能成功推出,盛大的巅峰期将会更长。然而这些毕竟只是假设。

  现实的问题是,《传奇世界》的成功变为陈天桥的一把标尺,以至于不可避免的成为了一种羁绊。据说,团队想提升游戏备份等级用以提升服务质量,但代价是服务器成本要增加三四倍,开发成本要增加七八倍。陈天桥就会问:“效益呢?”

  又或者投入研发3D游戏,研发成本会增加四五倍。

  “收入呢?”

  “估计比不上《传奇世界》”

  “那你做这个干嘛?”

  结果就是,对手做了盛大没做,市场就转到别人的手中。思维方式上略显固步自封不仅于此,没能及时跟上风向转变也被看作是盛大在游戏上衰落的原因。做个比喻,就好像盛大一直在马车上投入,而对手却纷纷开始研发汽车。

  前不久,陈天桥再一次电话专访中对新浪科技表示,“解决问题应该从体系的短板入手,这是一个逻辑思考的基本问题”。同时陈天桥也指出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要“关注最重要的事情”。显然“现金牛”游戏业务的当下收益,对陈天桥来说至关重要。

  针对上述种种,谭群钊并不愿多做回应。不过他说自己在盛大的这些年改变很多,例如从一讲课就会紧张害羞的助教,成长为可以在台上流畅进行“脱口秀”的CEO。收获不止于此,现在谭群钊的新事业就与他的老部下有关。

  从游戏到电商

  像每个从盛大离职的高管一样,谭群钊也没有继续扛起游戏的大旗。现在谭群钊形容自己的身份,是投资人。而他投资的对象主要都是盛大系创业者。

  作为投资人,谭群钊的兴趣点并不是频繁的看项目,而在于投入资金与时间在两三家创业公司上。“我现在不喜欢当一把手、主角,掌舵会让我觉得很孤独。以前是辅佐陈总,现在用另外一种方式辅佐别人”,谭群钊对新浪科技说。

  现阶段谭最重要的一项投资,就是注资掌控店店通(365ddt.com)。

  店店通是一种O2O的概念,试图成为精品商家会员卡的集合。理想的情况是,用户只需要办一张店店通的会员卡,就能在所有合作商户享受会员待遇。店店通最初是岳弢等盛大系员工的创业项目,几经考察谭群钊决定投资参与。

  电商在谭群钊眼中是“天下大势”。在他的分析中,但在实物电商领域已经没有太多机会,但生活服务电商领域还相对较为空白。所以当他看到店店通这种通用会员卡的模式后,觉得这个简单的模式是一个切入点,未来有进一步深刻改变业态的机会。

  谭群钊到来后,为店店通重新确定了发展的方向和节奏。第一阶段是完善店店通会员卡交易平台,第二阶段是引入评价系统和构建CRM(客户管理)体系,第三阶段就是通过CRM和用户数据挖掘等手段,打通整个闭环交易体系。

  什么才是店店通应该牵手的商户?最开始店店通企图覆盖所有店面,但很快发现这种快速推进无法保持品质。现在店店通的合作伙伴,已从上万家缩减到600家,同时建立数学模型评估分析不同行业的单店开拓成本、周转率、消费频次等数据。

  结论之一便是:绝不碰餐馆。店店通理想的合作伙伴,一是行业本身有会员制的模式,二是吸收预存不是主要商业模式,三是存在长期稳定且反复的消费行为。所以店店通现在的行业拓展关键词就是:美丽、健康、乐活。

  店店通不只希望对接店面和用户之间的需求,而且希望成为用户的生活助理,能够安排制订消费计划,同时处理相应的售后服务。例如根据此前的消费习惯,自动帮助用户按照一定的周期,预订某个美发店某个技师的某个时间段等。

  在这个模式里,店店通怎么赚钱?目前一个明确的途径就是差价,即以批发的方式从商家先买断服务,然后再零售给用户。店店通的拓展团队,被要求在店家最低折扣的基础上,再谈下半个点的优惠幅度,这就是店店通的利润空间。

  然而,店店通怎么说服商家同意合作呢?毕竟这种模式多少也会带来冲击。谭群钊解释说,根据调研本地服务的店面,开工率只有60%,所以空间不成问题。

  挑战在于本地服务多是非标准化的商品,想要建立标准化的预订、消费、评价体系并不容易。“我们正在努力把这个非标行业,进行标准化”,谭群钊说店店通有意采用百科的方式,为用户提供某个店面的详细服务信息。

  掌握了商户和消费的信息,店店通就有足够的想象空间。

  “上海这边的本地服务规模很大,几十亿,如果我能吃下10%,就有几个亿的盘子”,谭群钊如此展望。同时他心里也有个初步目标:年底前上海一地单月交易额过千万。据透露,店店通目前月度ARPU(每用户平均收入)为300元。

  店店通的商业模式是否行得通,仍然需要进一步的完善和探索。值得注意的是,店店通已经和微信等达成合作协议,借势更大的平台进行发展。同时值得一提的是,谭群钊的投资布局中,除了电商还包括游戏等领域。

  胜固欣然败亦喜

  为什么要重出江湖?谭群钊将此归为一次新的“自我实现”,这已是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中最高的一级。他说喜欢这种创业的感受。

  “《传奇世界》那段时间,是我前后几年里面最开心的时候”,谭群钊说,“因为我就一个目标:做这个产品,大家都是协同一致的,没有什么杂音和阻力”。2003年,《传奇世界》服务器端的周边程序都是谭群钊一个人写出来。

  谭群钊对互联网有种信仰。这跟他上学时期,偏好阅读的《真名实姓》、《神经漫游者》等科幻小说有关,这些科幻故事都与互联网息息相关。

  后来MMO(大型多人在线游戏)成为谭群钊构建网络世界的途径,但过去的模式已经失去热情和想象空间。所以借助互联网改造现实成为新的选择。然而这些似乎还不是全部。人总是得找点事儿做。尤其是想要证明什么的时候。

  从盛大离职之时,陈天桥公开给出谭群钊“有功有过”的评语。而当时谭群钊也在微博上发出一张照片:他靠在椅子上,背后是一副“人生百味”四字的书法。

  谭群钊会怎么想?

  很难从谭群钊的口中,听到他夸下海口或者言辞激烈,他也几乎从不在交流中使用不雅词汇。所以,很难探知他对陈天桥复杂情愫的全貌。

  对于这次启程和过去的经历,谭群钊对新浪科技说:“我想象中的巅峰没有到来,但有可能已经过去了,只有试过才知道”。至于以何心态面对,谭群钊想起下围棋时学到的苏东坡诗句:“胜固欣然,败亦可喜”。

本文关键词:盛大游戏,谭群钊,电商